李十三章 作品

第七百一十章 王语嫣难为情

    宋清书胡思乱想的时候,战斗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风波恶越斗越狠,竟然故意去招惹其他的老者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只没一会他就和两个老者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丐帮人注重自己的身份,当即一个人退去。留下一个受持麻袋的老者和风波恶战斗着。

    风波恶手持单刀攻击甚猛,这手持麻袋的老者和他战的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这时场中呼呼风响,但见长臂老者将麻袋舞成一团黄影,似已将风波恶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但风波恶刀法精奇,遮拦进击,尽自抵敌得住,只是麻袋上的招数尚未见底。

    “清书,你可看出这个老者使用的是什么武功。”

    王语嫣忽然出声对宋清书说道。

    她这句话说的清朗之极,这里大多都是好手都听清楚了她的话语。

    宋清书听其一说当即明白了王语嫣的意思,她这句话其实就是故意来套自己的话了。

    谁说王语嫣没有心机的?

    要说王语嫣问这个,不是给风波恶帮忙,宋清书这个时候,可是大大的不信。

    想了想还是决定答复她,同时心里暗笑,没想到原著里面王语嫣的角色却要自己来做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使麻袋的长老他拳脚是通臂拳,使那麻袋的手法,有大别山回打软鞭十三式的劲道。”

    “也夹着湖北阮家八十一路三节棍的套子,那麻袋的功夫倒是他自己独创的。”

    宋清书说道。

    宋清书几句话说得并不甚响,但“大别山回打软鞭十三式”以及“湖北阮家八十一路三节棍”这两个名称,听在长臂叟耳中却如轰轰雷鸣一般。

    他本是湖北阮家的子弟,三节棍是家传的功夫,后来杀了本家长辈,犯了大罪。

    于是改姓换名,舍弃三节棍决不再用,再也无人得知他的本来面目、

    不料幼时所学的武功虽然竭力摒弃,到了剧斗酣战之际,自然而然的便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了宋清书的话,他不禁心下大惊:“这人怎地得知我的底细?”

    他还道自己隐瞒了数十年的旧事已为宋清书所知,这么一分心,被风波恶连攻数刀,竟有抵挡不住之势。

    宋清书见状,立马就知道这长臂老者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暗笑,同时也知道风波恶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果然突然间风波恶手背上微微一痛,似被细针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垂目看时,登时吓了一跳,只见一只小小蝎子钉在自己手背之上。

    这只蝎子比常蝎为小,但五色斑斓,模样可怖。

    风波恶情知不妙,用力甩动,可是蝎子尾巴牢牢钉住了他手背,怎么也甩之不脱。

    风波恶急忙翻转左手,手背往自己单刀刀背上拍落,擦的一声轻响,五色的蝎子立时烂成一团。

    然后他连忙掏出一颗解毒丸,放进了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包不同一见大惊,赶忙站到风波恶的身边。

    看到风波恶的惨状,他连忙伸手点了他手腕、肘节、和肩头三头关节中的穴处穴道,想要止住毒气上行。

    岂知那五色彩蝎的毒性行得快速之极,虽然不是“见血封喉”却也是如响斯应,比一般毒蛇的毒性发作得更快。

    风波恶张开了口想说话,却只发出几下极难听的哑哑之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