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瑾萱 作品

第288章 日记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,剧组的工作人员大部分已经起床,吃完早饭后从临时宿舍向拍摄地走。

    副导演周才打了个哈欠,看到了准备去片场的编剧就笑着打招呼:“刘编剧不多睡会?昨天晚上补拍的很晚了吧?我睡觉的时候都没看到王导他们。”

    哪知刘婉摇了摇头说道:“昨天要补拍的那段很短,我就没参与,王导他们昨晚没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怪了,我今天吃早饭也没看到王导他们。”周才一惊拿出手机准备给王导打电话,可他看到好多工作人员都挤在大门口,就赶紧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!一群人堵在门口干嘛?不用……哎?我来这里是做什么?”周才说到一半,突然记不起自己来这里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而在拍摄地内部,依旧是一片漆黑,时不时有雷光闪过。

    (丫头!她从后面来了!)

    秦墨言闻言立刻去掏符箓,但手没有从包里摸到任何东西,鬼婆的拐杖呼啸的打来。

    突然她的脑海中,闪过在桃林看到的那一幕幕,秦墨言一时间陷入恍惚中,而她的身体则擅自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迅速压低身体的同时,利落的向后转身,乾元剑自下而上直刺鬼婆的面门,鬼婆赶紧收回拐杖。筆趣庫

    哐啷!

    木质的剑和拐杖居然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,半空中的鬼婆,圆滚滚的身体鼓起,一张口吐出绿烟。

    重明的翅膀一扇,将烟又吹了回去,同时燃烧的翎羽飞射而出,鬼婆看到秦墨言背后突然出现的翅膀一惊,在转动拐杖击退翎羽的同时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秦墨言则趁机起身,抬剑就刺脖颈,鬼婆将四肢和头一起缩回身体,往旁边一滚,乾元剑的剑气擦着它的身体而过。

    喀啦!楼体的一面墙被整齐的切断。

    鬼婆的身体被乾元剑的阳气烧的滋滋作响,它用黑袍一裹身体,化成了一缕黑烟,从断口飞出还留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老婆子我记住你了,杀我一儿一女之仇,改日必要向你讨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别跑!”

    (丫头!)

    秦墨言给乾元剑注入灵力,将剑猛的甩出,乾元剑呼啸的追向鬼婆,咬上黑气的尾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鬼婆的半只脚掌被斩断,它回过身连吐几口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!

    几枚泛着黑气的铁枣核打在乾元剑上,剑身一顿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孽障休走!”

    秦墨言单手掐剑诀,丹田处传来撕裂般的刺痛,但她依旧不管不顾,手一抬乾元剑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(丫头!醒醒!)

    重明用上了妖力,她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在秦墨言识海中响起,秦墨言觉得脑袋一懵,腿一软倒在地上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空中的乾元剑失去了灵力供应,直接掉了下去,这里因为鬼婆的离去,迷障消失,太阳照射进来驱散了阴寒。

    (丫头!醒醒!……可恶!丫头的情况比我和易遥想象中的还要棘手,不是识海,不是心魔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!)

    此时在大门口,剧组的工作人员开始大眼瞪小眼,都弄不明白自己扛着器材站在大门口干嘛。

    “哎!我们怎么都站在大门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