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道沉沦 作品

第574章诸位,我赶时间

    在俞强波说出那番话之后,不管是梁广亦或是胡兴河,脸色都变作铁青,最难看的就要属关英彪关大少爷,脸色更是阴沉的能滴出水来,目光中尽是厉色,不解掩饰的充斥着对俞强波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请让一下,我赶时间。”但是那俞强波却是对这些阴冷不善的目光恍若未闻,语气十分冷淡道。

    但是这句话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将所有人的怒火瞬间点燃爆炸。

    关英彪几乎都要气笑了,他竟是不知,什么时候就连堂堂市级副级别领导的公子哥都这么不值钱了吗?区区一个珠宝商都敢这样再三再四的不把他放在眼里,甚至给他甩脸色,摆臭脸?!

    “老杂毛,你他娘的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是怎么的?真他妈要跟我们翻脸之前,也不知道先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!真他娘的吧自己当根葱了是把?就算你跟周全山认识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关英彪闻言勃然大怒,登时跳起来指着俞强波的鼻子骂道:“我不妨跟你直说,你那大背景大靠山,在我们关家面前,连个屁都算不上!”

    “彪哥说得对!老东西,给你点脸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是把,我他妈的告诉你,我们关少已经给他老爸打过电话了,关叔叔都已经说了,这件事他会亲自处理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如果关局亲自出面的话,那周全山可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吗?届时你也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弃子罢了,真当自己对别人来说有多重要多了不起吗?我呸!”

    那梁广以及胡兴河也是气急跳脚,先后跳出来对俞强波破口大骂,面上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,若要是个什么动物,此时必然已经炸毛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而言,俞强波这就是在不识好歹,拎不清自己的轻重,不过就是一个土包子,手上有加稍微看得过去的珠宝店铺,仅此而已,不过就是巴结上了周全山周副市,竟然就敢嚣张成这幅鬼德行,真是给脸不要脸的典范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是九福珠宝的老板俞强波俞先生吗?”

    正在俞强波听着他们这些人不堪入耳的叫骂声之时,一道十分庄重肃穆的声音传来,众人寻声看去,在看到来人的时候,那关英彪等人皆是一脸惶恐,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和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只见来人并非一人,而是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员,从玉石加工场那个方向大步流星朝着这边走来,为首者乃是一位国字方脸,面容十分威严的中年男人,很明显,方才出声的就是这人,是来找俞强波的。

    “你、您是方队长?!”最先认出来人的身份的是胡兴河,同为系统内部的成员,多少都会对一些比较出名的人物有印象,在胡兴河认出来人身份的一瞬间,当下也是一个激灵,面色都发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此人可不是什么善茬,全名叫方德宇,乃是永和市警卫部门的一号威名赫赫和的冷面无私的煞神,乃是出了名的刑侦方面的一号好手,素来以行事果断,办案利索闻名。

    就连他这个并非警卫部门的人都听说过对方的威名,由此也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但是胡兴河却是知道的,对方现在的职级至少也是副厅级别了,寻常情况下,普通的案子根本不可能惊动到他,但是他现在却突然出现在这里,再加上之前他好像是说要找俞强波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人也是俞强波找来的帮手?!

    思及此处,那胡兴河差点腿软的站不住脚,当下就出了一身冷汗,几乎将他上身的衬衫给浸湿!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市场管理部门的人?你该不会就是胡兴河吧?”那方德宇听到有人认出来自己的身份,转眼看去,发现对方身上穿着相关部门的制服,再看到对方那慌乱的根本掩饰不住的表情,当下也是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那胡兴河倒是也没想错,若是一般情况下,他确实不可能亲自出面办理这种小案件的,但是没办法,这件事现在可是连任汉德这个一号领导都惊动了,刚才这位大人物可是亲自山上门,交代他们部门好好处理这次的案件。

    对方那般重视,就算他这个警卫部门的一把好手,也不敢有任何怠慢,当下连忙将这件事应了下来,随后便带着手下最得力的人马,马不停蹄的朝着这家玉石加工场赶来。

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,他顺带着将这件事的相关资料都翻看了一遍,心里自然也是明白这其中的弯弯道道,明白其中定然是有猫腻的。

    而他是不认识胡兴河的,但是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,却能叫出对方的名字,当下自然也是表明了,他是冲着什么事情过来的了!

    胡兴河这种人精,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弯弯道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方队,我……”胡兴河当下更加慌乱了几分,满头大汗,脸上惨白的看上去不死活人,似是突然患上了什么大病一般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像方德宇这样的大人物,竟然张口就叫出他胡兴河的名字,他肯定会感到荣幸之至、十分激动,但是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就算是用脚指头想想都该知道对方来者不善,准没好事了啊!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,我问你,你是不是市场管理部门的胡兴河同志?”方德宇在看到自己都还没有表明来意,对方就已经心绪成这样,当下心中对这件事的猜测更加确认了八九不离十,语气更加冷淡肃穆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胡兴河被对方这番盘问给吓得一个哆嗦,当下更是哆嗦的跟筛糠似的,汗如雨下,连忙颤声应声道:“我、我是,我是市场管理部门的胡兴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