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2 兰溪的童年

    事情发生以后,兰溪便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祁扬,一点都没有隐瞒,之前她不说是不想让祁扬他们知道后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但现在新闻报道出来了,那她就不得不说,连带着那些年那堆父母是如何伤害自己的,全都说了出来,

    一想到那两夫妻竟然动不动就打兰溪,动不动就烟头烫兰溪,动不动就是辱骂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那些,祁扬的心里就像是有无数黑暗的念头想要呼啸而出,他恨不得把人弄死。

    他没去找他们算账,他们倒是自己送上了门来,很好。

    他必让那两个人渣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祁扬让他们先去控制舆情,不能让舆情对兰溪不力,就在这时贺朗到了。

    祁扬阴鸷的看着走进办公室的贺朗说:“我现在很忙,无关紧要的事就不要说,有要事就说快点。”

    贺朗沉着脸走到祁扬的办公桌前,说:“要事,关于溪溪姐的,我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祁扬挑眉看着贺朗。

    贺朗看完新闻终于确定,兰溪就是当年那个和自己玩的小花姐姐,之后他的心情便很不好。

    一是气兰溪骗自己,既然知道自己还记得她,却不和他相认。二是气那夫妻两怎么能那么污蔑兰溪。

    虽然当年他只是寒暑假去村里,但奶奶说过,那夫妻两个不是个好东西,经常打骂溪溪姐。

    如今见溪溪姐有钱了,竟然想碰瓷。

    有他在,他绝对不允许。

    贺朗怕祁扬工作室会放弃兰溪,所以他今天特意过来,“那夫妻两个在说谎。他们不是好东西,只是想要钱。”

    祁扬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而后恢复如常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贺朗有些诧异,而后问:“溪溪姐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祁扬点头,而后问贺朗,“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贺朗说:“我奶奶当时住那个村子,我寒暑假回去看奶奶,认识了溪溪姐,而后就经常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出来作证,证明那对夫妻说谎,说他们虐待。”

    贺朗和祁扬说定正事以后,他问祁扬:“溪溪姐还好吗?”

    祁扬:“放心,她没事。我的父母陪着她。”

    贺朗诧异的问:“你的父母?”

    祁扬也不遮着掩着,大方的说:“你不是知道我们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谈恋爱?”贺朗问。

    祁扬微笑,他低头拉开抽屉,而后从里面拿出一张红色的请帖,“这是我和溪溪的请帖,下月七月十二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贺朗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请帖,而后看向祁扬,“你真的喜欢溪溪姐?”

    贺朗虽然是星二代富二代,但却没有星二代富二代的毛病,为人也不错,而且看的出来他是真关心兰溪。

    而且当年他的确帮过兰溪很多,兰溪感激他,那他也感激他。

    祁扬看着贺朗认真的说道:“喜欢。你可能不知道,我和溪溪认识的比你早,她的确是我的青梅竹马,只是在她六岁的时候不小心走失了而已。所以,谢谢你当年照顾溪溪。”

    贺朗离开之前,祁扬叮嘱他不要泄露他和兰溪要结婚的消息,贺朗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兰溪从不拿自己的悲惨童年经历卖悲惨人设,祁扬也不愿让兰溪的过去被大家评头论足。

    就算兰溪说已经过去了,她不再害怕了,但是最近几天晚上她总是做噩梦总是睡不好,这些祁扬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童年阴影是极其严重的心理创伤之一,有些被伤害的孩子就算长大了,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脱童年阴影。

    祁扬不欲让粉丝过多的讨论兰溪和这对父母之间的关系,所以他要让兰溪与那对父母彻底没关系。

    祁扬直接找到了律师团队,让他们起诉那对父母。

    那对父母和兰溪之间没有收养手续,他们不存在任何关系,所以祁扬要告他们诽谤罪,以及虐待罪,当然还有便是拐卖儿童罪。

    祁一和祁二两人查了那对夫妻,多年前那对夫妻就是人贩子,当初他们本来是想把兰溪卖了的,但是兰溪是个女娃,而且已经六岁了,所以没人愿意买。

    最后那葛老二见兰溪长的漂亮就带回去自己养。

    再后来葛老二和张春花没干人贩子的勾当了,所以才没有被抓。

    但既然被他知道了,那他就要让那两夫妻后半生都在铁窗里度过。

    祁二和祁一陪同警方采集证据,找到当年被葛老二和张春花拐卖的孩子,并让买家指认。

    虽然隔了差不多二十年,但不少买家都认出了葛老二和张春花,细节证据便需要警方却补充完善。

    葛老二和张春花被逮捕的消息很快就爆了出去。网上铺天盖地大肆报道他们是人贩子的消息。

    接着便有新闻媒体爆出兰溪是被葛老二和张春花拐卖的孩子之一,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卖出去,便被他们带回村子养了起来。

    网上舆论再一次颠倒。

    【还好还好,我当时理智在线,没有随便说话,看吧,转折来了。】

    【竟然是一对人贩子,真是太可恶了。】

    【我家兔宝好可怜啊,从小就被拐卖。】

    【我就说那么恶心的一对父母,怎么能生出兰溪这么可爱漂亮的女儿,就算是起基因突变也不行啊。】

    【人贩子人人得而诛之!!】

    【必须让他们把牢底坐穿!!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网上议论纷纷的时候,贺朗突然开了直播。

    贺朗身上还穿着戏服,明显是刚刚下戏。

    贺朗挥手对着直播间的粉丝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贺朗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都在封闭式拍戏,才知道溪溪姐的事。看完新闻以后,我有话相对各位粉丝说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我的小可爱们,大家都知道我和溪溪姐关系很好。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在剧组认识的,但其实不是,我小时候就认识溪溪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奶奶住在溪溪姐小时候所在的村子,寒暑假我回去看奶奶便认识了溪溪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贩子说谎,什么好吃好喝的对溪溪姐,都是谎话。我不想说太多具体的事,但我只想对大家说那对人贩子就是魔鬼,村子里其他人说的也是假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