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月青牛 作品

第六十九章 不过开个玩笑罢了(鲜花加更)

    这个时候过年的年味非常足,

    虽说民俗没有改变许多,

    但宁国府过年的靡费却是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整座宁国府到处张灯结彩,

    每个下人都笑的极为开心。

    哪怕是吝啬如贾珍,

    在今天也必须得出一次血,

    上上下下四百多号人,每个都得到了红包。

    晚宴上,

    贾珺看着尤氏和秦可卿在一旁站立伺候,

    心说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!

    宁国府这边也就是尤氏、可卿两个女人照顾这三个爷们吃喝,

    也不用一直走动,

    就站在一旁倒酒,注意下什么菜没了就行了。

    荣国府那边却是王熙凤一个照顾整整一大家子...

    而且还是几个桌的来回跑,

    这一顿晚宴跑下来,

    怕是王熙凤的脚都得肿了!

    这边是因为贾敬这个太爷回来了,

    尤氏就得起身在一旁站着伺候,

    要是贾敬没回来,就是可卿一个人伺候一家,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许多规矩都是对女人极为不利的,

    当然也有许多的美德被抛弃了......

    贾敬捋着胡须对贾珍说道:

    “如今家里万事都是你一个人的,以后切要好生守着祖业,莫要胡作非为。贾家到了你这一代已是三等将军,以后也该好生上进才是。”

    贾珍面色讪讪,

    虽说是宁国府都是他的,

    但是玄真观和贾敬的所有开销却也都是他的!

    玄真观每年花的银子不在少数,

    再加上贾敬也比较‘爱玩’,

    又有贾珺这么一个‘心腹大患’在,

    贾珍就算是再不情愿,也得在伺候好了这位太爷。

    因为贾敬现在虽说是出家修道了,

    但他还是宁国府最大的,

    贾珍就怕一句大不孝的帽子扣下来,

    然后贾敬把宁国府的位子传给贾珺。

    其实这完全是贾珍多想了,

    以贾珺对贾敬的了解,

    是绝对不会在做这种动摇家族根基的事情的,

    哪怕是贾珍真的有一些不孝,

    也一定是家丑不能外扬。

    就像是贾珺询问贾赦的事情,

    贾敬也绝对不会因为宠爱贾珺,而说出贾赦的一些黑料。

    贾珺笑着在一旁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就是,如今虽说年景不好,但是贾家到底还是国公府邸,只要不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,就不会有什么干碍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大兄在家很是本份,又很少去外面,哪里能惹得出什么坏事来?父亲还是想想今年玄真观该怎么改建了,后山已经平整出来许多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贾敬满意的捋了捋胡须,

    但是贾珍却是脸色有些不好看,

    改建?

    那不还是要白花花的银子?

    贾敬眼神一扫,正要说话的时候,

    贾珺笑道:

    “以往都是大兄掏银子,如今也该我尽尽孝心了。也还好后面平整出的地方不是很大,若不然我还拿不出这许多银子呢。”

    贾珍愣了一下,随后故作潇洒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二弟此言差矣,太爷在山中清秀十余年,都是二弟陪在身边,如今改建玄真观,又岂能让二弟拿银子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为兄继承宁国府,总是比贤弟宽裕一些的。再说也该让为兄尽尽孝心才是,若否,为兄还有何面目见人?”

    他是知道贾珺的许多产业的,

    这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没有瞒着,

    因为在这个时代做生意,背后无人是做不成的,

    尤其是神京这么寸土寸金的地方,

    还有许多生意是抢比人的饭碗。

    如果不报出贾家的名字,怕是三天两头就要被人砸一次。

    贾珍虽然不知道贾珺这些生意的实际流水,

    但是估算下来每年也有上万两银子,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哪怕是在眼红,也得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了,

    若不然岂不是让贾敬心生不满?

    他觉得贾珺既然这么说了,必然是想要讨好贾敬,

    和他争抢着掏银子,

    这样一来,只要来回推拉两次在无奈的让给贾珺,

    两全其美啊!

    谁知贾珺只是略微犹豫了下,就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不错,的确是小弟想的不够周到了。大兄时常在家,不愿出门,每年与父亲见的太少。如今若是在拦阻大兄,反倒是伤了大兄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这次改建就劳烦大兄了,下次可不许在与小弟争抢了。小弟之后在家里常住,日常难免有些事务,还得大兄照顾呢。”

    贾珍贾蓉顿时呆立当场,

    像是被抛弃的怨妇一样看着贾珺。

    贾敬摇头失笑道:

    “莫要和你大兄玩笑,那玄真观后面就交予你了。”

    贾珺呵呵一乐,举起酒杯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是和大兄开个玩笑罢了,父亲放心,必然会改建的让父亲满意。”

    看着贾珍那一副吃了屎的表情,

    贾珺心说快忍不住要对我动手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