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毛阿毛阿毛 作品

第二百零九章 京都春楼听曲

    “我先来问你,你们这六艺楼可有什么特色讲究?”周道奇反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教公子得知,我们这儿名为‘六艺’,乃涵盖六门绝活……”小厮麻利地介绍起来,“这里是第一楼,以茶艺为先,楼里的姑娘个个都有品茗师的本事。从二楼出去,还通着其他五座楼,分别注重‘曲、舞、棋、酒、色’……主要看客人爱好哪道儿了!”小厮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此地也有分门别类,和留月阁差不离。只不过后者是有曲艺歌舞四位美人领衔,而这里则干脆以楼为单位,可见每一种技艺下都有很多位姑娘可选择。

    不愧是京城,二等春楼都如此大气!

    “先听曲儿吧!我这位兄弟是曲艺大家,在我们予章都赫赫有名的,切莫找一些寻常货色来贻笑大方啊!”

    周道奇想也不想,就拍了板,拉了周道安的大旗作虎皮。

    实际上,周道奇本身对什么歌舞琴棋书画都没什么特别爱好,只要姑娘好看对胃口,最终都是要来滚床单的。但他们是午休过后出的门,逛了一会儿,到这里此时天色临近黄昏。现在就把姑娘叫出来寻欢作乐,未免太早。

    因而他没有选择一听就是专门伺候客人的“色”字楼,而是先点曲,算是开胃。

    “曲艺楼正有新曲儿,是当今太子少傅王大人及夫人所作的,此时曲艺大堂正在上演,客官可要去?”

    王少傅名叫王世卿,在汉域最富文名,可以说是文宗之外、政坛文化第一人,否则圣上也不会选他去为太子教书。除了文教方面,王少傅精通音律,其夫人也是鼎鼎有名的才女苏氏二娘,二人常常琴瑟和谐,创作佳曲大作,成了京城“曲艺界”趋之若鹜的节目。

    此刻六艺楼演出的,是去年王少傅同夫人精心谱曲的一套大曲!所谓大曲,不同于正乐,和后世的交响乐差不多,无需唱词,以曲动人。虽然是吸纳了泰西那边的合奏模式,但所用的乐器都是东方的传统乐器,算是推陈出新。

    周道安在这个世界开始学古琴的演奏,加上他几门技能都和音乐有关,所以不感兴趣也是假的。听到汉域最顶尖的大曲上演,内心也有所向往。于是一行人麻利地转道去了另一栋“曲艺楼”。

    一入大堂,就听到急匆匆的乐曲声,如冰雹坠落、大珠小珠落玉盘——这是一段以琵琶为主、其它乐器配合的曲子,一听就能感觉到和“战场”有关,似乎描绘了一幅风雪夜行军图。

    周道安不知道此曲开始多久了,但猜想来,应该属于“戏剧”开幕不久!果然,等他们找到包厢坐下,演出台上的琵琶声已经转弱,箫声取而代之成为主乐,如风萧萧、易水寒,一种卓然而立、高手孤寂的沧桑又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铺垫。周道安饶有兴致地翻开桌上的“曲单”,一扫介绍,名目上赫然写着:今日大曲——《伏波侯破阵曲》。

    下面小字写着,此乃王少傅梦回10余年前,思念伏波侯而做。此曲描绘的正是伏波侯当年成就巅峰之战——北上罗刹域,一人抵万军!

    15年前,罗刹域的边界海堤白岭段莫名决口,当时,并不是潮汐迅猛之时,两甲子一遇的海陆大战也未到期,但凶猛的海族却借势登陆!罗刹域处极北苦寒之地,本就地广人稀,猝不及防之下,被海族深入纵横千里,差点攻下罗刹域都城格勒堡。

    但是罗刹王向各方求援,汉域和泰西域都出兵相助。但无论汉域还是泰西域,因为时值寒冬,罗刹域冰雪封天,士兵强行北上水土不服得厉害,大军超过一半都折损在路上,快速赶到罗刹域的先头部队,加起来还不到一万人,给海族塞牙都不够。

    这时候,当今圣上果断下发的征召令,号召三旺五姓及各大世家,组织修行者北上支援。要知道,高级修行者,在国家内,相当于超级人形武器,是极其宝贵的资源。圣上有如此果断的决策,还是为异域支援,只能说格局广大!

    不过,越到高级的修行者,越注重自身的安危。他们活着,就是最宝贵的财富、最直接的威胁,可一旦死在凶险的海陆战场上……只能说,死一名修行者,对其家族而言都是巨大的损失!

    因此,就算皇室率先派出了五名顶级修行者奔赴战场,剩余的世家也还在期期艾艾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