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毛阿毛阿毛 作品

第二百零八章 釜底抽薪

    梁大公这话说完,太子有些恍然,似有领悟,但又还未把握住问题关键。

    太子懒得琢磨,反正自己历来没架子,立刻不耻下问——

    “大伴把话说明白些……任夫子确实资格够老,也能镇得住那帮学生……可父皇半年多前才赶任夫子出京,现在虽说又将任夫子召回来,但没提用意啊!孤就好用任夫子担当重任吗?”

    “殿下多虑了……您想想,当初任夫子和江教谕针锋相对,闹了好几年,到去年才被圣上罢黜,为何?不是任夫子不得圣上信任,也不是任夫子的主张有什么问题——江教谕虽然和任夫子对着干,现在在公学搞的这一套不也还是任夫子的主张吗?”

    “那父皇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是在给殿下留下示恩的机会啊!”梁大公把话说明了,当然,这点不是他想出来的,而是他阿哥、圣上身边的大伴冯兴大公教他的,现在他照搬给太子。

    “父皇他……”太子一愣,脑子一激灵,终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,皇帝可能早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会出问题,所以几次朝堂上的调整,把一些有才能的大臣下放到地方,实际上就是给儿子留下施恩的余地——等太子上位,立刻提拔这些下放的人才,他们自然对新领导感恩戴德,成为新的嫡系班子!

    一朝天子一朝臣,这是老帝王术了。

    比如任聪,作为文宗重要人物,教育大家,他培养出来的学子,更是朝廷未来的新鲜血液。当初,任夫子倡导在京城公学改革,皇帝明知道这法子是对的,但最后让现任江教谕摘了桃子,根本目的不是更属意姓江的,而是为了“用你的法,但不用你的人,你的人留给咱儿子用”。

    只不过老皇帝没料到自己“崩”得有点突然,这才把任聪赶出京城半年多不到1年,就又让他回来。

    回来,就是来当“备胎”的,来给太子当后手的。

    这次春闱,本来也是老皇帝给太子机会、培养第一批班底。这主考更是日后新进士们的座师,风光无限,好处多多……原本的原本,这主考人选,给太子的嫡系近臣正好,倒不是非要任聪来顶。

    但嗅觉灵敏的夏太傅感觉到了朝堂中风雨欲来,加上自身最近有点风评上的危机,为了更好地抓牢太子,便来了个以退为进,想等着太子求上门来,再趁机连本带利收一波,因而主动避开了这个风头。

    王少傅本是第二人选,但“病”得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宁少傅蠢蠢欲动,想抓住机会,本欲答允,又忽然以避嫌为借口反悔……

    这下好,没有这三屠户,太子就得吃连毛猪?不,未来的皇帝岂能只依靠身边这三瓜俩枣?刚好,任聪回京了!太子正好能够以此加倍施恩于任老夫子,真是“缘分”!

    梁大公看着太子明悟后顿时放松下来的神情,禁不住暗叹一句——姜还是老的辣!圣上对于权术的把握真的太巅峰了!就算足不出宫,也能预料到太子的难处,临时下了密旨,让冯兴急件传送给自己,说动任老夫子返京、以备不时之需,用釜底抽薪的形式化解了眼前的难题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老皇帝太了解儿子,知道儿子没啥主见,更不乐意让儿子被几个别有居心的近臣拿捏……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
    太子立刻有了主心骨,他一扫之前的急躁,开心地道:“还是父皇圣明,早有计较。这样也好,夏师傅可以安心照顾老太爷,过了春闱再回来也不迟。王师傅可以安心养病了……大伴,你立刻发信给任夫子……不!你亲自去,把任夫子请来吧!”

    梁大公心里微微一叹,看来太子并没有察觉自己的近臣在要挟自己。不过他深知夏太傅和太子的关系,也不点破,低头道了一声“是”,立刻返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予章浩浩荡荡赴京的队伍已经安顿下来。因为周家的关系,这一行几十人都落脚在靠近内城的一间旅店中。

    说是旅店,实际上则是相当高档的、集酒楼、饭馆、住宿于一体的建筑,也有四层高,面积体量都不逊于予章的留月阁!后者可是予章最高档的消费场所了,而这座名叫“祥云楼”却只是京城中中上档次的酒店罢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中上档次,如今也是一房难求了。如果不是周家早有规划,透过关系早早预定,恐怕这一行快五十号人,就得像其他来到京城的“游客”一般,到处找地方求宿,甚至要两三家人拼一间房。